d524beb313b08b6da44090beaccedb06.png

婚后的穗穗,更多图片:十三群山鸡の图 | Ymltsh (ygen.top)

“郎中,他没事吧?”
满穗来回渡步着,神情有些担忧,好不容易良和她快修
成正果了,出了这档子事,扰的她心中烦闷。
“这位郎君并无大碍,只是头部受到撞击,可能失魂上
一阵子。我开一副药,每日按时服用,想来几日就能痊愈。”
郎中收拾好器具,便去抓药了。
“应该会没事的。”满穗听得他可能患上失魂,心中担忧
渐重,默默为她的良爷祈愿着。
本来今日也和往常一样出门闲逛,来到一处市集的外围,
准备吃点东西。
那知一匹马儿失去了主人控制,摔下其主,发了疯。
众人一阵闪退,马儿横冲直撞,倒是像开了无双一样,
所到之处,众人退避。
良见马儿冲着满穗奔来,他刚刚与满穗解开心结,怎么
可能允许有人伤害她?马儿也不行!当即一手将满穗挽过,
护在身后。
只见良一步踏住,猛地一手拽住飞舞的缰绳,将马儿拉
的一阵趔趄,斜斜地摔倒在地,溅起一阵灰尘。
真是力拔山兮气盖世。
可惜时不利兮驹不逝。
马儿倒地的惯性也带着良摔倒,似是运气不好,良的脑
袋直挺挺的撞向了一旁的木桌。
好在马儿主人紧随其后,连忙向满穗又是赔偿又是道歉
的,并好心的安排下人将良送至医馆。
他觉得,这个小娘子应是弄不走她的夫君的。
“姑娘,药抓好了,每日早晚各服一次便可。”
郎中回来了,手上提着一个油纸包着的物件,并递给满
穗。
“再放一会应该就会醒了,若是真的失魂了,可不要过
于刺激他才好。”
做好最后的告诫后,郎中又离去给其他病患医治了,那
匹马儿倒是惊吓到许多人,那些人都需要他去看看。
良脑袋一片混乱,他想不起来他是谁了、他想不起来他
在哪儿了、他想不起来他要干什么了,他好像什么都忘掉
了……
“唔……”
满穗急忙起身来到床边,紧张的看向良。
“这是哪儿?”
良缓缓转醒,提出疑问,这是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医馆。”
“医馆是什么?”
“医馆是看病的地方。”
“那……你是谁?”
“……”
看来良爷真的失魂了,满穗心中暗想。
满穗倒是有了个有趣的想法,她准备小小的欺骗一下她
的良爷。
“我是你娘,好孩子。”满穗觉得自己并没有撒谎。她这
么聪明,良爷那么笨,达则为先,没问题。
“娘?”
良看了看自己硕大的身体,又看了看满穗小巧的身体,
眼神中有一丝怀疑。
“你真的是我娘?”
“小崽子,我不是你娘我守在你床边干什么?”
“说的也是。”
良点头称是。
“你呀,不小心摔到脑袋,患了失魂症,居然认不得娘
亲了……”满穗一边说,一边别过头装作擦拭眼泪。
好一幅逆子冲母伤心图。
良听着满穗宠溺而心酸的话语,倒是信了几分,最后还
是不利索的喊了一声娘。
“娘。”
“诶,乖儿子,我们回家吧。”
“好,都听娘的。”
“乖儿子,来,牵着娘的手。”
良还是觉得不太妙,他觉得他这么大的人,不应该牵着
小小的娘走路,那样显得有点奇怪。
“呜呜……长大了,现在娘的手也不愿意牵了……”
说着,又是一幅楚楚可怜的画卷,
良在内心谴责自己,他真不是东西,母亲一直守在床边
担惊受怕的,他居然还因为不愿意牵母亲的手而伤了母亲的
心,他真该死啊!
“娘,是我错了,我这不是还没适应嘛。”
良立马牵上了满穗的手,他俩一起走着,应说是满穗拉
着良走着,良他不认路了。
今日的良,街坊邻居们倒是看不懂了,平时一个顶天立
地的大丈夫,今日居然被满穗拉着往家走,这实在是不像他
了。
“这太阳也没有打西边出来啊?”
“定是穗女娃把良郎给收拾服帖了,哈哈哈哈。”
“是极是极。”
一时众说纷纭,今日的谈资想来就是良和满穗了。
看着自己的家,良觉得他应是有个较为富有的娘亲。这
个家很大,有一个大大的大厅,两个大大的居室,其中应该
有一个是属于他的。
良不会做饭,自然要妥善使用自己作为儿子的便利。
“娘,我饿了。”
“哈哈哈……就知道吃,等着,娘马上就去给小馋鬼做。”
满穗忍不住笑了,但还是回应良,去做饭了。
当良爷几天娘,这应该会是不错的体验。
叫了良怎么久的良爷,当几天娘怎么了?
满穗内心十分愉悦。
她真的很开心,似乎有这么个儿子也不错?
或许可以生个儿子?
果然还是女儿更好一点。
不如都生一个,互相有个伴也好。
满穗愉悦过头了,开始胡思乱想,但手中的锅铲到是没
有停歇,做出的菜肴也是色香味俱全。
饭桌上,俩人倒是没有相邻而坐,良很尊敬他的娘亲,
让满穗坐在了首位。
好在桌子不大,四盘菜摆着恰到好处,满穗也能给自己
的好大儿夹上几筷子。
她现在真的是良母了,何时才能是贤妻呢?
满穗遐想遐想遐想。
他现在真的信了,这就是他娘亲,饭真好吃。
良猛吃猛吃猛吃吃。
“慢点吃!给你娘留点!”
满穗猛然发现盘子里的菜已经所剩无几,急忙训斥。
“我给娘留了的。”良用筷子指了指边缘盘子上一角的
鱼肉,辩解道。
“娘做的太好吃了,而且我看娘小小的,肯定吃的不多,
所以避免浪费才把其他菜都吃完的。”
好似觉得自己是乖孩子不浪费,想让娘亲夸奖一样。
“好,真是我的好大儿,还知道给娘亲留菜吃。”满穗笑
了笑,就着良的剩菜吃完了米饭。
“娘亲。”良吃完了满穗做的饭,彻底认可了其娘亲的身
份,“我多大了呀?”
“九岁。”满穗强忍笑意。
“娘亲,我这么大一个,真的是九岁吗?”良有点小疑
问。
“好啦,娘亲不逗你啦,你现在 14 岁呢。”
“嗷嗷,这样啊。”
良点点头,十四岁听起来就比九岁更好一点,也更有说
服力一些,就他那个脑子都知道,九岁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个
子。
时过中午,俩人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良像是恢复了童
心,是个坐不住的主,躺了一会便起来到处乱跑了,他很好
奇自己家里到底有什么,这是新生儿的求知欲。
“娘!这是什么东西啊?”
良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举至满穗眼前一块石头。
“这是石头。”
“石头是什么?”
“石头就是石头。”
打发走了良,满穗倒是有些许后悔了,这宝宝一样的良
爷真难带啊……
“娘!这又是什么啊?”
良举着一只雪白的猫儿跑了过来。
猫儿似乎被良握的有些痛了,一直在喵喵地叫。
“这是雪豹!雪豹闭嘴!”
猫儿不叫了,良在得知猫儿是雪豹后倒是没有细问雪豹
是什么,只是摸了摸雪豹,将它放了下来。
“雪豹乖,雪豹,我们走!一起去玩吧。”
看着和雪豹一起上蹿下跳的良,满穗笑出声来,似乎这
样也不错。
只要不来一直烦她,她还是很喜欢宝宝良的。
秋日高挂,风轻云淡,院子外的树沙沙的响、院子内的
良撒欢的跑。
“小心摔了,臭小子。”
满穗倒还是有些担心,怕良到处乱跑又摔了,万一摔回
去了可不好,还是等他慢慢自己醒过来才好。
“知道啦,谢谢娘。”
又是一阵疯闹,虽说满穗躺着晒太阳,但也是尽量的照
看着良,她着实有些担心。
倒是有些渴了,满穗舔了舔朱唇,想去泡点茶水,却看
见良屁颠屁颠的端着茶水来了。
“娘!我想着你渴了,就给你端了水过来!这个里面装的
是水,我看了的,就是味道怪怪的。”
良爷从来不喜欢茶,应该是茶了。满穗很满意,这个好
大儿倒是没有辜负自己的一片母爱。真乖。
可良忘了一切,又怎么会知道如何泡茶呢?
他知道这个是茶壶还是吃饭的时候问的娘亲,娘亲说里
面装的是喝的水,他就记住了。
他只是觉得娘亲一直晒太阳,太阳的感觉和做饭时的火
一样,热热的、干干的,才想着给娘亲端水喝。
这怎么可能是一壶刚刚泡好的茶呢?
这分明是昨夜没倒掉的隔夜茶!良爷昨天忘记倒掉了!
满穗入口便面色大变,别过头去,充作浇灌院子的雨露
吐出了。
“真是我的好大儿!”
“嘿嘿,不用谢我,我只是想帮娘亲一点忙啦。”
看着被夸的不好意思,摸着脑袋的良,满穗想说的其他
话语也憋了进去。
虽然说三十大几的良一脸害羞地摸头的画面有些不和
谐,但满穗觉得很可爱。
良爷真可爱。
“娘亲,为什么娘亲的这里比我要小?”
满穗顺着良指的地方看去,那是她的胸口……
顿时,满穗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阴影。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满穗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良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惊呼道:“娘亲,我知道了!肯定
是我把娘亲的饭都吃了,才让娘亲长不大的,以后我一定少
吃点,让娘亲快快长大。”
“好啊,那好大儿晚上可要少吃点,多给娘亲留点才好。”
晃晃悠悠的,满穗陪着良玩了许久,也教他辨别了各种
物件,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日落西山,黄昏已至。
晚饭也吃过了,良倒还真的给满穗留了一半的饭菜,俩
人在桌子上也一直互相夹菜,一时便是母慈子孝了。
“娘亲,我睡那间房?”
“这间。”
满穗领着良去了主房,领进门后她并未离去。
“娘亲?不回房睡觉吗?是要给我讲睡前故事吗?”
“娘亲,也在这间房睡。”
“那我睡哪儿啊?我的床呢?”
看着房间里唯一的床,良很疑惑。
“怎么,不想和娘亲一起睡?”
满穗踮起脚,戳了戳良的脑门,像是母亲教育儿子一样。
只不过身高确实有些不符,要是有他人在场,这哪里是
母与子?这分明是父与女!
“好啦,睡觉觉吧,乖儿子。”
“好哦,我们睡吧,娘亲。”
俩人躺在床上,良顺手抱住了满穗,小小的、香香的、
软软的,娘亲真棒!
“睡不着,娘亲给我讲睡前故事吧。”
“那娘亲给你讲你爹爹的故事吧。”
“我爹爹?是什么样的人呀?”
满穗摸了摸良的头,往良的怀抱里缩了缩。
“你爹叫良,是个负心人,丢下我们母女跑了,不要我
们了。”
“爹爹好坏!”
“对吧,我也觉得良坏!”
“坏良!”
“乖儿子说的真对。”
满穗很是欣慰,开始给良讲她和他的故事。
从一开始的相遇,到如今的相互依靠,满穗讲的自己也
嘴角微挑,其实她早就离不开他了。
“娘亲,为什么你的胸口软软的?”
良感受到怀中香玉,小小的、香香的、软软的,很是好
奇。
“这是娘亲给你喂奶的地方,小时候你可喜欢吃了呢。”
满穗下意识调笑良,可良现在可不知道什么叫尴尬和沉
默。
良语不惊人死不休:“娘亲,晚饭没吃饱……我想喝奶
奶。”
“不行!”
“娘亲娘亲,我饿嘛!”
“不行就是不行!”
“娘亲欺负人,我晚饭还分了一半给娘亲呢,呜呜
呜……现在居然一口奶奶也不愿意给我喝。”
烦烦烦。
满穗从良的怀抱挣脱出来,一把掀飞被子,很是气急与
羞涩。
怎么可以吃这个!
“娘亲?怎么了?是要给我喝奶奶了吗?”
“喝喝喝!就知道喝!过来!”
满穗坐到了床边,拍了拍一旁,示意良过来趴着。
“趴在娘腿上。”
“哦。”
良是乖宝宝,他一般都是十分的听娘亲的话的,就是趴
着有些不自在,娘亲的腿还是太细了,有点硌得慌。
呈现在满穗眼里的便是良的屁股,当然,有亵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满穗内心狂笑着,她还记得那一天,在山中小湖畔,被
良爷打过的屁股。
那股火辣辣的感觉,现在想来屁股都有点发热。
纳命来!
啪!
“啊!”
啪啪!
“啊!!!娘亲!”
啪啪啪!
“我错了……娘亲,我不要喝奶奶了……”
“不喝吗?娘亲都准备让你喝了,真的不喝吗?”
一脸痛苦的良听罢,转悲为喜,忙问:“真的吗?娘亲。”
“喝喝喝!就知道喝!我今天打死你个逆子!”
啪!
又是一下重击,满穗感觉自己的手也有些痛感了。
随着每一下的抽击,满穗都觉得当初被打的记忆淡去一
丝。
真好!她倒是要看看,今天是良爷的屁股先开花!还是
自己的手先肿起来!
又是一阵啪啪啪的音响,随后便是一阵抽泣声。
良觉得自己很委屈,他明明晚上还把饭分了娘亲一半,
就因为自己想喝奶奶,就被打了一顿,他真的很伤心。
“好啦,是娘亲不好,不哭不哭哦。”
没有回应,只有抽泣声。
“好啦,娘亲之所以这样,实际上是因为你爹爹把娘亲
的奶喝光了哦。娘亲一想起你爹爹就生气,所以要怪就怪爹
爹吧。”
满穗张口就来。
良眼睛眨巴眨巴,似是悟了。
扑进满穗怀里,收起了泪水。
“坏良!难怪娘亲比我都小,原来都是被坏爹爹吃掉了,
都不知道给我留一口……”
“哈哈哈哈哈哈,再哭就成小花猫啦。”
满穗还是绷不住,良爷在她面前都没哭过,就和很难想
象吕布在貂蝉怀里又哭又闹一样。
良爷真可爱。
“来,娘亲给你敷药。”
一阵窸窸窣窣,在良的吸气声中,满穗给他的屁股和自
己的手上好了药。
“睡觉吧,乖儿子。”
“好的,娘亲你真好,我爱你。”
“我也爱你,乖儿子。”
我爱你也是满穗今天教良的一句话,她说这是晚安的意
思,还有表达喜欢的意思。
“娘亲,我爱你。”
“我也爱你。”
过了几息。
“娘亲,我爱你。”
“我也爱你。”
过了一会儿。
“娘亲,我爱你。”
“还睡不睡?不睡滚出去!”
“娘亲,我爱你。”
“快睡!再不睡小心娘打你屁股!”
此夜至此,便无他话,俩人渐渐睡去。
“多对妈妈说爱你,多听妈妈的话。”
良在睡前如是说。
翌日,街坊邻居只听得良的一声巨大的、不解的
“啊?”
至此
同生母亲节特辑

谨以此献给作为子女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