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五群群文件

“冷静下来了?”

“......嗯。”

满穗双手撑在良的胸口,轻轻一推,借着反作用力从他怀里脱出。

此时她的情绪已经恢复了平静,唯有微微发红的眼角能证明她刚才哭过。

她浅浅一笑,露出了双颊边上的两个梨涡。

“良爷方才说,确认我不会再次离开了?良爷是怎么确认的?”

“你做的那个游戏《明末:千里饿殍行》里,不是有一个【同生】结局么,如果你不想跟我一起活下去,又怎么会做这个结局?”

说着,良从下到上从脚到头细细打量了满穗一番,心中感叹虽然岁数差了三岁,但不管人还是衣服都跟那张CG一模一样。

真好看,不愧是我家穗穗。

“依良爷这么说,我还做了【共死】结局呢,岂不说明我要和良爷一起死?”

即使是第一次被良如此细致地打量,满穗也不羞涩忸怩,反而落落大方地站在原地。

只是那不断把玩发梢的手指,终究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些许紧张。

“不管【同生】还是【共死】,我们都在一起不是吗?”

“......时间还真是神奇,连良爷都学会油嘴滑舌了。”

“你就说爱不爱听吧?还是说,你怀念当初凭借三言两语就能轻松拿捏我的日子?”

“怀念谈不上,只是稍微有点可惜,今后怕是没法在嘴上占良爷便宜了。”

“不过良爷的情话我爱听,能再多说两句吗?”

“......”

良那带着些许戏谑的脸瞬间僵住了,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将其闭上。

“良爷?”

“不会。”

“啊?”

“不会就是不会,你什么时候产生了我会说情话的错觉?”

良自暴自弃地说道。

“这......良爷转世了近400年,难道从未娶过妻、从未与其他女子互诉衷肠吗?”

满穗有些讶异。

尽管谈不上完全不介意良在别的转世娶过其他女子,但她对此也是能够理解并且接受的。

毕竟不管是传宗接代还是生理需求,都是人的本能。

只要今生今世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便足够了。

“每世都从一出生开始就想着你的事,心里哪还容得下其他女子。”

“......”

满穗连忙低下头,不让良看到她此时的脸。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并且一定红得跟苹果似的。

若是这个样子被他看到,怕是又要被拍下来设成手机壁纸时时把玩了。

......这样好像也不赖?

“穗穗?”

见她低着头久久不说话,良叫了她一声。

“啊?”

满穗下意识抬起头。

“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感觉...良爷也不像自己说的那样不会说情话嘛。嗯,刚才那句我就很喜欢。”

“......是嘛。”

喜欢我自曝400年童贞幽暗自闭老处男?

良不禁翻了个白眼。

见他没有继续聊这个话题的意思,心底羞涩尚存的满穗也乐得揭过。

“良爷,那个箱子是什么?”

满穗指了指门口放在拐角处的一个木箱。

木箱外表被漆成大红色,看上去分外喜庆。

方才抱住良的时候她就看到了这口箱子,只不过她当时的心思全在良上,根本顾不上其他。

“给你的生日礼物,打开看看?”

良将木箱搬进来,放在她面前。

“生日礼物......我还以为那双鞋就是了呢。”

“那双鞋也是啊,只不过是你十四岁时的,先前也说过,今天还给你只是物归原主......再说了,哪有一件礼物送两次的道理。”

“唔......”

收到那双鞋时自己刚好十四这件事,也是做《明末:千里饿殍行》时告诉他的。

本来想着他只是转世,说也就说了,无非是个故事。

现在倒好,成事故了。

如果早知道他就是【良】,做游戏时就不要他帮忙了。

不光做进游戏里的那些,游戏外她还给对方讲了很多例如自己心路历程之类的东西,本来是想方便对方理解游戏要怎么做,现在倒好,自己的一切全都暴露得一干二净。

可恶,这不就和自己当初骗他一路时一样了吗?

满穗蹲下,愤愤不平地将手伸向木箱,但刚一碰到就像触电一样收回手。

她抬起头,一脸狐疑地望向良:

“不会又是什么能吓我一跳的东西吧?”

刚才那仿佛心脏被掏走一般的感觉,她到现在还有些惊魂不定。

“我九世的头骨,怕不怕?”

“......你就吓我吧你,这么小的箱子能装得下?”

“还有,我可没有cos沙僧、把你转世的头骨串起来挂脖子上的打算。”

满穗一脸嗔怪地冲他翻了个可爱的白眼,也懒得逼他公布答案了,直接一把将木箱掀开。

看着她这样子,良不禁摇摇头。

400年时间,他不止转过九世,但要他拿出九个转世的头骨,这还真做不到。

毕竟在乱世当大侠,几乎没有善终、不得好死。

等他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时,上一世别说头骨,连骨灰都被扬了。

就算偶尔一两世有好心人帮忙收敛遗骸,他也不好意思再挖出来,免得坏了人家一番好意。

当然,这事没必要让穗穗知道。

“良爷,你送我这个,是......”

满穗捧着一套叠起来的大红色中式婚纱和一双新红鞋站起来,脸蛋微红地看向他。

这就是箱子里的东西。

“你今天满二十岁,已经到现代法定结婚年龄了,送这个的意思是让你赶紧找个好人家嫁了,别整天待在我家。”

“......”

“良爷......”

满穗一脸幽怨地看着他,微眯起的眼睛无言地释放着杀意,好像在说【再兜圈子骗我感情就噶了你】。

“好吧好吧......”

见她真的生气了,良立马举手投降。

“如果你觉得我是个好人家的话,嫁给我也不是不行。”

“......就这?”

满穗有些不满地撅起嘴巴。

“啊?还要说什么?”

“......”

满穗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看着他,无奈地摇摇头。

“罢了,看在良爷是第一次同女子求婚的份上,我就将要求放低一些吧。”

她抱着婚纱和红鞋走到沙发前坐下,将婚纱放在身旁、红鞋放在脚边。

粉唇抿起,风情万种地白了良一眼,一手扶着沙发,一手压住裙摆,

她像在湖边想要试探水深浅的孩童一般,缓慢地将左脚前伸,怯生生地凑近良。

“帮我换鞋,我就答应嫁给良爷。”